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食文化 > 美食典故 >

难忘白豆腐

时间:2020-07-07 12:49来源:未知 作者:道诚 点击:
每当身体不舒服,胃口不好,不想吃东西时,就想起母亲做的白豆腐。 母亲做豆腐,先把豆子放在清水里泡上几个小时,再用小石磨磨出雪白的豆浆,放在锅里烧开了,用她自己特制的酸浆点出来。豆腐纯白细腻,清香可口,有一股特殊的豆腥清香味。我在街上买过无数
  

  每当身体不舒服,胃口不好,不想吃东西时,就想起母亲做的“白豆腐”。
  母亲做豆腐,先把豆子放在清水里泡上几个小时,再用小石磨磨出雪白的豆浆,放在锅里烧开了,用她自己特制的“酸浆”点出来。豆腐纯白细腻,清香可口,有一股特殊的豆腥清香味。我在街上买过无数的豆腐吃,感觉都没有母亲做的纯正,都没有那股特殊的豆腥清香。
   母亲做豆腐时那全神贯注、宁静、安详的神态永远刻在我的脑海里。
  豆腐做好了,趁热吃。母亲割出三盘子,淋上自制的辣椒油或韭花酱,真是太好吃了。母亲先不吃,看着父亲、我和弟弟吃,等我和弟弟吃完了,说一声:“娘,真好吃!”母亲便舒心地笑了,再去吃我和弟弟剩下的。
  我上了三年高中,多亏了母亲的白豆腐!我家离县立中学远,要走四十里的山路,我每个星期回家一次带饭。家里穷,没有钱给我,吃不起学校里的饭菜,我便背上母亲烙的一摞煎饼,还有母亲早早准备好的白豆腐和一罐头咸菜,在学校一日三餐填饱肚子。母亲把豆腐做好,晾干,切成七小块,分在七个煎饼当中,我便每天能吃上一小块白豆腐。每一次母亲都嘱咐我说:“豆腐凉,要放在开水中烫了吃。”
  我每天吃饭,总是先把煎饼吃完,然后打一缸子开水,再把豆腐放进去烫着,烫热了,用小勺一勺一勺挖着吃。一边喝着“豆腐水”,一边品尝着有着特殊豆腥味的白豆腐,母亲的爱,便流进了我的心田。
  班里同学跟我开玩笑,说我是“校花”,脸蛋又白又嫩,问我为什么会这样。我给他们开玩笑,说是吃白豆腐吃的,我便给他们讲起了母亲的白豆腐,讲得好几个同学直流口水,我的几个小姐妹还流下了热泪。我的白豆腐便供不应求。一次回到家,我告诉了母亲,母亲连夜做了一小筐,让我背到学校,给同学吃。母亲的爱便撒满了全班。
  高考前那几个月,我的白豆腐一天一小块变成了一天两小块。天热,怕豆腐变质,母亲还用一种香料和盐一起腌了,放十天半月都不变味。怕耽误我学习,不让我回家背饭了,都是父亲送来。父亲给我送来他的艰辛还有母亲的爱。
  现在,我和弟弟都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,母亲的白豆腐不常做了,做了吃不完。可每当我们回家,还是让母亲做,我们吃着还是那样好吃,像母亲的爱,永远不变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行业动态
推荐内容
  • 麻汁凉面

    麻汁凉面是夏日济南百姓家最常见的吃食,老济南人三天不吃凉面,就会觉得生活中少了些...

  • 泗阳特产膘鸡

    膘鸡,泗阳著名特产之一,农家婚丧喜庆,多以膘鸡作为头景上桌,客人评论厨师手艺如何...

  • 东北杀猪菜

    在东北,以前过年要杀猪,现在好多地方也还有这个风俗。杀猪的时候,前后邻居街坊以及...

  • 郭沫若与清真菜

    郭沫若对清真菜一往情深。北京鸿宾楼是一家有着100多年历史的清真老字号饭庄,现在,...

  • 成都小吃的美丽传说

    麻婆 陈麻婆是由国家命名的一家《中华老字号》老牌名店。 其创业于清朝同治初(1862年)...

  • 喝酒为什么要碰杯

    喝酒为什么要碰杯?目前有两种说法。一种说法是古希腊人创造的。传说古希腊人注意到这...

广告位对外招商,电话13963796131 广告位对外招商,电话13963796131
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我要投稿 建议投诉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RSS订阅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